攻讀學位:
遊學、短期進修:
值得信賴的國際教育機構
美商百達國際集團致力於幫助您獲取資格、身分,但我們的工作不僅止於此,當您成功取得資格、身分後,後續我們仍會為您提供當地法律、升學...等安家規劃服務
Banner文字
分类:留學新聞

“小奖励”、“Z名单”:哈佛招生“潜规则”曝光

发布日期:2019-09-18 10:57
作者:网站编辑
哈佛4

  他的SAT考试、三个SAT考试和9个大学的课程考试结果都是无可挑剔的,在592名高中同届同学里排名第一,负责审查哈佛大学申请的招生官称他为“公认的尖桩篱笆”,即美国梦的化身。我想我们得和普林斯顿争这个人了。”
 
  但是到最后,这名学生被列入候补名单,最终也没有进入哈佛大学。
 
  一代又一代的申请哈佛的高中生相信,如果他们满足所有的标准,他们将被录取。
 
  但在幕后,哈佛令人生畏的招生人员还有一套雄心勃勃的高中生和他们的父母不知道的标准-即使他们知道,他们也可能无法达到这些标准。这些官员讲的一种秘密的语言——“备审表”、“缩减名单”、“小奖励”、“DE”、“z名单”以及“院长关注名单”——他们也有一个筛选系统,其中包括申请者来自于哪里、父母是否从哈佛毕业、他们有多少钱,他们是否适合学校的多样性目标,这些可能与SAT 考满分1600分同样重要。
 
  这一神秘的筛选过程引起了一场诉讼,而大家开始关注到这个上了,指控哈佛在招生过程中利用种族平衡,这种诉讼的方式是歧视亚裔美国人调整招生程序,这违反了联邦民权法。但哈佛大学强调,他们并没有这样的歧视行为。在诉讼过程中,尽管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以泄露商业机密为由提出异议,但仍提交了数百份录取文件。最近几周,法院要求披露许多此前被涂黑过的部分。
 
 “我希望未被哈佛大学录取的学生不会以此界定他自己的身份、或是把这看成对他们的潜力与成就上的否定——顺便说一句,我高中毕业后也没有被哈佛大学录取;就算到了今天,我也不会让当初的我入学,”哈佛大学本科生院长拉凯什·库南纳(Rakesh Khurana)说。他是在康奈尔大学读完本科的。
 
  这项诉讼是由一个反歧视行动小组提交的,名为大学生公平录取(Student for Fair Admissions),该小组要求学生进行公平入学,该小组在入学时重新发起了关于种族因素的全国性辩论,其范围涵盖了从大学直到小学。
 
  这场辩论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的民权运动。小马丁·路德·金博士(Rev.Dr. Martin Luther King)于1968年被谋杀为转折点,促使各大学加倍努力,使学生构成更能代表美国社会。
 
哈佛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威廉·菲茨西蒙斯 DAVID L. RYAN/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然而,尽管有着长期遭受歧视的历史,亚洲人仍然是一个被忽视的少数群体。直到1976年,哈佛大学才没有将他们视为少数族裔,并禁止他们参加少数族裔新生酒会。他们有一个二者皆非的特点——既没有其他有色人种学生的团结,也不是白人的社会地位。
 
  自那时以来,录取率越来越低。每年大约有4万名学生申请入学,大约有2万名学生将收到入学通知,并且能够在大一新生班的1600个座位占有一席之地。今年申请审批率小于5%。在2019年级的26000名国内申请者中(这起诉讼与国际学生无关),大约3500人在SAT数学考试中获得满分,2700人在SAT词汇考试中获得满分,8000多人获得全优成绩。
 
  注册筛选开始。哈佛大学把这个国家划分为大约20个地理“备审表”,每个“备审表”都被分配给对该区域及其高中有深入了解的招生官员小组委员会。
 
  一般情况下,两名或三名招生官员或审查人员将从五个方面评估申请人:学术、课外、体育、人格和“综合”。同时还有一位校友面试官会给候选人进行评定。
 
  哈佛大学表示,对于一些申请者来说,它还将考虑“小奖励”或者说招生优势。原告表示,学院向五个群体提供了小奖励:少数群体;继承群体即哈佛或拉德克里夫(Radcliff)校友的子女;哈佛捐助者的亲属;工作人员或教职工的子女;以及学校招募的运动员。
 
  哈佛是否在惩罚亚裔美国人,这实际上是“小奖励”的反面,是当前诉讼的核心。教育部1990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哈佛大学并没有奖励亚裔美国人。哈佛大学2013年的一份内部报告显示,亚裔美国人的身份与入学率呈负相关,原告的专家分析也是如此。但是哈佛的专家们用不同的统计方法来论证,亚裔美国人口中两个亚裔人群(来自加州的申请人和女性)入学率的小幅上升,可以证明歧视的主张通常站不住脚的。
 
     
  哈佛大学表示,他们每年都在努力建立一届“公民和公民领袖”构成的多元化学生,他们将帮助塑造社会的未来。 GRETCHEN ERT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法庭文件显示,还有其他方法来增加学生上学的机会。聪明的校友希望通过为哈佛大学(也许是招生面试官)做志愿者来为他们的孩子获得优势。
 
  在“董事关注事项列表”或“董事关注事项列表”上坐下来也很有帮助。这个名单不是大学院长认可的优秀学生的熟悉名单。根据法庭文件,他们以院长和招生主任的名字命名,申请者的名字对捐助者或哈佛感兴趣。
 
  由大约40名招生主任组成的委员会做出的最终决定,在3月份花了两三周的时间。当他们在会议室见面时,他们在被录取和被拒绝之间争论“待定”的候选人。
 
  法庭文件还查阅了哈佛大学鲜为人知的Z名单,有点像是招生工作的后门。
 
  哈佛大学在Z名单上保持沉默,法庭文件中的大部分信息都被屏蔽了。原告说,名单上满是合格和不合格的申请人,但哈佛希望接受他们。他们往往是关系密切的人。他们可能是“被Z了”,从等候名单和保证录取,就只是有一年的延误。
 
  从2014年到2019年,每年大约有50到60名学生通过z-list入学。原告说,这些人大多是白人,家里有些人曾在哈佛大学学习,或者院长、主任想要录取的学生。
 
  查克休斯(Chuck Hughes),哈佛大学招生官从1995年到2000年,描述了一个在他的任期对审查少数族裔申请人的特别审查。
 
  他说,至少有两名评审员在所有竞争申请人的开始研究了他们的档案。他说,一些少数族裔申请者也将接受第三个审问者的评估,第三个审问者正在考虑整个班级的族裔构成。
 
 “如果不确定的案件涉及少数群体候选人、亚洲人、非裔美国人、西班牙裔或土著居民,则该文件的档案将提交给正在考虑该特定种族群体的总体候选人的读者。
 
  休斯说,自从他刚进入哈佛后,这种做法就已经停止了。
 
  但法院文件描述了一种叫做“剥夺优先权”的方法,原告说这种方法被用来调整课堂上学生的组成。
 
  哈佛周五提交给法院的回应称,申请文件中的所有信息都是在“剥夺优先权”期间进行考虑的,并且剥夺优先权并不是为了控制班级的种族构成。
 
  原告说,申请人性格和个性的个人得分是哈佛大学最神秘和最可疑的录取标准。他们说亚裔美国人通常被描述为勤奋、聪明,但并不突出,很难区分。对于许多亚裔美国人来说,这让人联想到令人痛苦的刻板印象(被称为“公认的尖桩篱笆”的申请人是亚裔美国人)。
 
  哈佛本科生迪安库南纳承认,哈佛并不总是完美的,但它说,它正在努力做正确的事情。
 
  库南纳说:“我谦虚地意识到,总有一天历史会对我们作出评判。”“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们怎样才能做得更好?”我们如何做才能变得更好?我们漏掉了什么?我们的盲点在哪里?”
 
 

欢迎访问兆宏留学(世宇通教育咨询)美国留学教育,欢迎资讯世宇通留学顾问

了解更多留学资讯及各类干货,欢迎扫码下方二维码,订阅公众号

分享到:
推荐精彩博文
推荐精彩博文
推荐精彩博文
分类:留學新聞

“小奖励”、“Z名单”:哈佛招生“潜规则”曝光

发布日期:2019-09-18 10:57
文章来源:
作者:网站编辑
浏览次数:1
哈佛4

  他的SAT考试、三个SAT考试和9个大学的课程考试结果都是无可挑剔的,在592名高中同届同学里排名第一,负责审查哈佛大学申请的招生官称他为“公认的尖桩篱笆”,即美国梦的化身。我想我们得和普林斯顿争这个人了。”
 
  但是到最后,这名学生被列入候补名单,最终也没有进入哈佛大学。
 
  一代又一代的申请哈佛的高中生相信,如果他们满足所有的标准,他们将被录取。
 
  但在幕后,哈佛令人生畏的招生人员还有一套雄心勃勃的高中生和他们的父母不知道的标准-即使他们知道,他们也可能无法达到这些标准。这些官员讲的一种秘密的语言——“备审表”、“缩减名单”、“小奖励”、“DE”、“z名单”以及“院长关注名单”——他们也有一个筛选系统,其中包括申请者来自于哪里、父母是否从哈佛毕业、他们有多少钱,他们是否适合学校的多样性目标,这些可能与SAT 考满分1600分同样重要。
 
  这一神秘的筛选过程引起了一场诉讼,而大家开始关注到这个上了,指控哈佛在招生过程中利用种族平衡,这种诉讼的方式是歧视亚裔美国人调整招生程序,这违反了联邦民权法。但哈佛大学强调,他们并没有这样的歧视行为。在诉讼过程中,尽管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以泄露商业机密为由提出异议,但仍提交了数百份录取文件。最近几周,法院要求披露许多此前被涂黑过的部分。
 
 “我希望未被哈佛大学录取的学生不会以此界定他自己的身份、或是把这看成对他们的潜力与成就上的否定——顺便说一句,我高中毕业后也没有被哈佛大学录取;就算到了今天,我也不会让当初的我入学,”哈佛大学本科生院长拉凯什·库南纳(Rakesh Khurana)说。他是在康奈尔大学读完本科的。
 
  这项诉讼是由一个反歧视行动小组提交的,名为大学生公平录取(Student for Fair Admissions),该小组要求学生进行公平入学,该小组在入学时重新发起了关于种族因素的全国性辩论,其范围涵盖了从大学直到小学。
 
  这场辩论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的民权运动。小马丁·路德·金博士(Rev.Dr. Martin Luther King)于1968年被谋杀为转折点,促使各大学加倍努力,使学生构成更能代表美国社会。
 
哈佛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威廉·菲茨西蒙斯 DAVID L. RYAN/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然而,尽管有着长期遭受歧视的历史,亚洲人仍然是一个被忽视的少数群体。直到1976年,哈佛大学才没有将他们视为少数族裔,并禁止他们参加少数族裔新生酒会。他们有一个二者皆非的特点——既没有其他有色人种学生的团结,也不是白人的社会地位。
 
  自那时以来,录取率越来越低。每年大约有4万名学生申请入学,大约有2万名学生将收到入学通知,并且能够在大一新生班的1600个座位占有一席之地。今年申请审批率小于5%。在2019年级的26000名国内申请者中(这起诉讼与国际学生无关),大约3500人在SAT数学考试中获得满分,2700人在SAT词汇考试中获得满分,8000多人获得全优成绩。
 
  注册筛选开始。哈佛大学把这个国家划分为大约20个地理“备审表”,每个“备审表”都被分配给对该区域及其高中有深入了解的招生官员小组委员会。
 
  一般情况下,两名或三名招生官员或审查人员将从五个方面评估申请人:学术、课外、体育、人格和“综合”。同时还有一位校友面试官会给候选人进行评定。
 
  哈佛大学表示,对于一些申请者来说,它还将考虑“小奖励”或者说招生优势。原告表示,学院向五个群体提供了小奖励:少数群体;继承群体即哈佛或拉德克里夫(Radcliff)校友的子女;哈佛捐助者的亲属;工作人员或教职工的子女;以及学校招募的运动员。
 
  哈佛是否在惩罚亚裔美国人,这实际上是“小奖励”的反面,是当前诉讼的核心。教育部1990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哈佛大学并没有奖励亚裔美国人。哈佛大学2013年的一份内部报告显示,亚裔美国人的身份与入学率呈负相关,原告的专家分析也是如此。但是哈佛的专家们用不同的统计方法来论证,亚裔美国人口中两个亚裔人群(来自加州的申请人和女性)入学率的小幅上升,可以证明歧视的主张通常站不住脚的。
 
     
  哈佛大学表示,他们每年都在努力建立一届“公民和公民领袖”构成的多元化学生,他们将帮助塑造社会的未来。 GRETCHEN ERT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法庭文件显示,还有其他方法来增加学生上学的机会。聪明的校友希望通过为哈佛大学(也许是招生面试官)做志愿者来为他们的孩子获得优势。
 
  在“董事关注事项列表”或“董事关注事项列表”上坐下来也很有帮助。这个名单不是大学院长认可的优秀学生的熟悉名单。根据法庭文件,他们以院长和招生主任的名字命名,申请者的名字对捐助者或哈佛感兴趣。
 
  由大约40名招生主任组成的委员会做出的最终决定,在3月份花了两三周的时间。当他们在会议室见面时,他们在被录取和被拒绝之间争论“待定”的候选人。
 
  法庭文件还查阅了哈佛大学鲜为人知的Z名单,有点像是招生工作的后门。
 
  哈佛大学在Z名单上保持沉默,法庭文件中的大部分信息都被屏蔽了。原告说,名单上满是合格和不合格的申请人,但哈佛希望接受他们。他们往往是关系密切的人。他们可能是“被Z了”,从等候名单和保证录取,就只是有一年的延误。
 
  从2014年到2019年,每年大约有50到60名学生通过z-list入学。原告说,这些人大多是白人,家里有些人曾在哈佛大学学习,或者院长、主任想要录取的学生。
 
  查克休斯(Chuck Hughes),哈佛大学招生官从1995年到2000年,描述了一个在他的任期对审查少数族裔申请人的特别审查。
 
  他说,至少有两名评审员在所有竞争申请人的开始研究了他们的档案。他说,一些少数族裔申请者也将接受第三个审问者的评估,第三个审问者正在考虑整个班级的族裔构成。
 
 “如果不确定的案件涉及少数群体候选人、亚洲人、非裔美国人、西班牙裔或土著居民,则该文件的档案将提交给正在考虑该特定种族群体的总体候选人的读者。
 
  休斯说,自从他刚进入哈佛后,这种做法就已经停止了。
 
  但法院文件描述了一种叫做“剥夺优先权”的方法,原告说这种方法被用来调整课堂上学生的组成。
 
  哈佛周五提交给法院的回应称,申请文件中的所有信息都是在“剥夺优先权”期间进行考虑的,并且剥夺优先权并不是为了控制班级的种族构成。
 
  原告说,申请人性格和个性的个人得分是哈佛大学最神秘和最可疑的录取标准。他们说亚裔美国人通常被描述为勤奋、聪明,但并不突出,很难区分。对于许多亚裔美国人来说,这让人联想到令人痛苦的刻板印象(被称为“公认的尖桩篱笆”的申请人是亚裔美国人)。
 
  哈佛本科生迪安库南纳承认,哈佛并不总是完美的,但它说,它正在努力做正确的事情。
 
  库南纳说:“我谦虚地意识到,总有一天历史会对我们作出评判。”“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们怎样才能做得更好?”我们如何做才能变得更好?我们漏掉了什么?我们的盲点在哪里?”
 
 

欢迎访问兆宏留学(世宇通教育咨询)美国留学教育,欢迎资讯世宇通留学顾问

了解更多留学资讯及各类干货,欢迎扫码下方二维码,订阅公众号

分享到:
推荐精彩博文
推荐精彩博文
推荐精彩博文